体育老师也能教历史课!在球场改变世界:米兰球星一脚踢出俩国家

有人说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但事实上足球也可能是战场的延续和导火索。当俄罗斯足球遭遇全球禁赛,让更多两耳不闻窗外事,只关注绿茵场的球迷也不得不“开眼看世界”。

体育老师也能教历史课?那些属于足球场的童话故事背后,也或许有着一个国家辛酸的泪水。甚至在1990年,前米兰球星博班的世纪一踢,成为了南斯拉夫解体的导火索之一。

国际足联和欧足联联合发布声明:“所有俄罗斯队伍,包括国家队和俱乐部球队,将会被禁止参加国际足联与欧足联旗下的所有比赛。”

损失最大的将会是俄罗斯沙滩足球和室内5人制足球队,前者在去年击败日本赢得世界冠军,后者则是在上一届5人制世界杯上打入8强,再上一届则是亚军。

当然影响力最大的还是11人男足,因为俄罗斯国家队杀入到世预赛欧洲区附加赛,与波兰、瑞典和捷克同在一个半区。此番遭遇禁赛,可能会对世界杯正赛名额产生不小的影响。

你以为莱万领军的波兰一定会是赢家?从而获得轻松晋级的机会?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这一次俄罗斯队禁赛的背后,也可能引发新的“足坛童话”。

因为挪威队是所有小组赛第三中,成绩最好的存在。之前哈兰德受伤导致他们最后时刻没能赢下生死战,遗憾地错过附加赛资格。

如果挪威队得到顶替俄罗斯队出场的机会,或许哈兰德会带着他的同胞们,上演新的足坛童话?那个连范迪克都跟不住的超级锋霸,波兰队能承受得起吗?

丹麦足球在上世纪70年代崛起,80年代成为不可轻视的足坛劲旅。1992年欧洲杯预选赛上,他们因为劳德鲁普兄弟与主帅尼尔森之间的内讧导致战斗力下降,最终以1分之差落后南斯拉夫无缘正赛。

不过恰恰是因为南斯拉夫遭遇制裁,导致大赛前10天,丹麦队突然得到了参赛名额,谱写了一段不可思议的故事。

小劳德鲁普归队,让球队的内部矛盾得到缓解。球队在小组赛战胜法国后,跟着瑞典队一起晋级半决赛。

面对着巅峰荷兰,丹麦名不见经传的前锋亨利克-拉尔森上演梅开二度,自己成为那届欧洲杯金靴获得者,同时帮助丹麦队获得在点球大战淘汰对手的机会。

决赛面对强大的德国,丹麦队一开场就打出了犀利的快速攻防,让对手顾此失彼,简森先拔头筹让球队取得领先。

下半场比赛,原本应该在家中照顾生病女儿的威尔福特,在一波成功反抢后的反击里,用一记冷射敲开了德国国门伊尔格纳的十指关,锁定了2-0的胜利。

当门将舒梅切尔高高举起欧洲杯冠军奖杯的那一瞬间,荣耀都属于原本的“丑小鸭”。

但是又有多少人记得,那支才华横溢的前南斯拉夫队。只能坐在电视机前默默流泪。甚至无数的球迷都忘记了,90年世界杯前贝利预测的冠军,就是前南斯拉夫队。

当时代表瑞士出战的3名阿尔巴尼亚后裔扎卡、沙奇里和利希施泰纳,他们在面对塞尔维亚的小组赛中,用“双头鹰”手势庆祝进球和胜利。

比赛开始后,瑞士队一度陷入到0-1落后的不利局面,如果输球,那么晋级的命运将不再掌控在自己脚下。

下半场发起强攻的瑞士人有所收获,尽管沙奇里的射门被封堵,不过跟进的扎卡用一记远射收获世界波进球。得分后的阿森纳中场,出人意料地做出双头鹰的手势来庆祝这个价值千金的进球。

比赛的最后时刻,急于进球的塞尔维亚全体前压,结果被沙奇里反击中破门绝杀(又是双头鹰手势庆祝进球),让瑞士队成为那届大赛第一支逆转获胜的球队。

比赛刚一结束,无数的媒体开始靠谱“双头鹰”手势的含义。原来扎卡和沙奇里都是来自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后裔,他们的民族象征物是双头雄鹰。

世纪之交的科索沃战争结束后,塞尔维亚希望该区域的主权,不过占科索沃人口90%的阿尔巴尼亚族人坚持要求“完全独立”,并在2008年2月得偿所愿。

当时扎卡、沙奇里等人就要求改变国籍为科索沃效力,无奈他们6人已经为其他国家队出场,未能得到国际足联的特许权。

在世界杯这样超高关注度的舞台上,做出如此鲜明的“政治手势”,舆论一度呼吁将他们禁赛。

不过最终国际足联的决定是给予瑞士队书面警告,要求不许再有下次,以及处于15000法郎的罚款(大约1.1万英镑)。

考虑到瑞士与国际足联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无数人开始感叹“朝中有人好办事”。

不过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罚款决定刚一宣告,瞬间就成为一起网上运动。由摩根斯坦利的一名分析师所发起的网上众筹活动,仅仅12小时就募集到超过1万美元的捐款,为扎卡、沙奇里和利希施泰纳埋单。

阿尔巴尼亚总理埃迪-拉马甚至专门开设了一个银行账户,呼吁全国人民为自己的“同胞”出一份力,因为“这两名运动员,给为数百万的阿尔巴尼亚人带来了快乐”。

科索沃贸易和工业部长更是拿出了自己一个月收入(1500欧元),捐赠给扎卡和沙奇里,因为“因为他们没有忘却自己的故国,所遭遇的不公平对待”。

谈起前南斯拉夫的内战和禁赛,或许我们又要去请教体育老师。因为事情爆发的导火索,依旧是来自绿茵场。

在领袖铁托逝世之后,前南斯拉夫居然出现了总统轮流制,这导致内部矛盾越发激化。那个时候的前南斯拉夫甲级联赛,作为克罗地亚人代表的萨格勒布迪纳摩与塞尔维亚人的贝尔格莱德红星之间的对抗,就是一场“小规模的战争”。

1990年5月的那场比赛,最初是来自球迷之间的脏话问候,随后上升到相互扔掷杂物和水瓶,慢慢地甚至连赛场椅子都成为了武器。

关键的问题是在比赛的第70分钟,一名球迷杀入南看台,随后被防爆警察,导致比赛叫停。客队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的球员直接上飞机跑路,但是现场的局面却越来越差。

因为防爆警察开始的时候没有及时限制塞尔维亚球迷,随后又对事态扩大后还击的克罗地亚球迷大打出手,日后加入AC米兰的克罗地亚球星博班冲上去给警察一记“世纪飞踢”。

尽管当时被攻击的防爆警察是一名穆斯林,但随后依旧导致克族和塞族之间矛盾的全面爆发。在部分人的眼中,这一脚甚至成为随后克罗地亚独立战争的“导火索”(这样的说法其实有点夸张)。

那一场前南内战,让克族和塞族都饱受战火的伤害。尤其是克罗地亚,陷入到了全面的倒退之中。

他们用了5年的时间,才慢慢恢复到内战之前的水平。1998年的世界杯上,当苏克领军的格子军团一路杀到世界杯4强,成为了这个国家人民的骄傲,也多少抚平了一些球迷们因为战争留下的伤痛。

所以当20年之后,莫德里奇带领着球队更进一步,杀入到世界杯决赛的舞台,让他和球队成为国家的英雄。

莫德里奇自己也登上金球奖的最高领奖台,打破了梅西和C罗对于足球最高荣耀的垄断。或许就莫德里奇的表现来讲,并不那么让人信服。但足球场上的胜利,意味着这个国家真正走出战争的伤痛,这就是足球不只局限于球场的影响力所在。

作为球员,终究才是20多岁,顶多30来岁的年轻人,受困于文化底蕴等多方面原因,如果强行去解释足球之外的内容,往往是自取其辱。

不过作为一名球员,却可以在球场之上为自己的祖国赢得荣耀。靠得是自己的双脚,而不是那两片嘴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By yabo888app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No widgets found. Go to Widget page and add the widget in Offcanvas Sidebar Widget Area.